当前位置: 主页 > 自然地理 >

访谈︱张伟然:历史地理学80年,研究技术引领学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18-11-17 00:46

访谈︱张伟然:历史地理学80年,研究技术引领学

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张伟然
       澎湃新闻:禹贡学会成立于1934年,到今年正好80年。这中间,历史地理学的发展呈现出怎样的阶段性?
       张伟然:我觉得大体可以分为四段。从1934年到1950年代初,差不多20年时间,是第一个阶段。尽管“禹贡”学会提出要将传统的沿革地理改造成现代的历史地理,但事实上,那段时间并没有改过来。1950年教育部颁布的大学历史系选修课目中,仍列有“中国沿革地理”一课。侯仁之先生在《新建设》该年第11期(1950年7月)上发表《“中国沿革地理”课程商榷》一文,大声疾呼应更名为“历史地理”,这才引起社会上的普遍重视。第二个阶段,大体从1954年到1979年,20多年间,历史地理学真正进入到一个分头并进的实质性发展阶段。之后,从国内人文地理学复兴(1979),到上个世纪末(1999),差不多20年,可以算第三个阶段。这期间,历史人文地理获得了空前的发展,而历史自然地理却相对低落。新世纪以来,十多年时间,由于GIS技术的推动,以及一些新的学科理念的引进,历史地理学焕发出新的活力,出现了一个“中兴”的局面。

访谈︱张伟然:历史地理学80年,研究技术引领学

《禹贡》半月刊创刊于1934年3月,至1937年“七七事变”被迫停刊,共出版7卷,82期,发表文章700余篇。
       澎湃新闻:传统的沿革地理学属于史学范畴,顾颉刚先生、谭其骧先生提倡将它改造成现代的历史地理学,这属于地理学范畴。从史学范畴到地理学范畴,这样的转变对历史地理研究有什么影响?
       张伟然:沿革地理是中国的传统学问,这个研究范式是从《汉书•地理志》一脉相承下来的。它的核心是历代政区沿革,从实用的角度来说,也就是历代的地名。历史地名从数量上总归有七成以上属于政区名,而且是历史地名中变化最大的部分。前辈学人讲治史四钥匙,年代、目录、职官、地理,其中的地理就是“沿革地理”。它基本上是个从文本到文本的考证过程。
       地理学在中国古已有之,但中国现代的地理学,其整个学科范式都是舶来的。地理学从时间上可分为三段:研究当下的,叫现代地理学;研究地史时期的,叫古地理学;研究这两者之间,即人类历史时期的,就是历史地理学(historical geography)。这个历史地理学,就有很多过去沿革地理所没有的东西。比如,历史自然地理。过去沿革地理顶多讲一点水道,份量很轻。主要内容还是疆域政区沿革。要把沿革地理改造成现代的历史地理,思考问题的原点就换掉了。整个知识结构、提问方式和研究手段都大大地丰富了。
       澎湃新闻:第一个阶段为什么没能实现这一改变?
       张伟然:第一代历史地理学者完全看到了这个问题,但从禹贡学会成立,到1950年代初,他们的生活一直很奔波。国无宁日,社会动荡,一直没办法坐下来好好地做研究。可以这样讲,尽管禹贡学会造出了一种声势,但整个民国年间历史地理实际取得的成绩有限,不足以支撑整个学科范式的转变。所以,才会有1950年教育部仍将“中国沿革地理”列为大学历史系选修课目之举。
       澎湃新闻:在第二个阶段,历史地理学是怎样发展起来的?
       张伟然:从历史地理的学科发展来说,第二个阶段特别重要。1949年以后,中国政治上一边倒向苏联,学术也受到苏联影响。地理学里面,人文地理不能讲了,那是资产阶级的东西;要讲经济地理。地理学的基本结构也就分成自然地理、经济地理两大部类。
       1949年以后中国地理学的发展,有个很大的特色是“以任务带学科”,很强调地理学参与国民经济建设的作用。从1950年代中叶起,历史地理学形成了三个重镇。一个是谭其骧先生所在的复旦,一个是侯仁之先生所在的北大,再一个就是史念海先生所在的陕西师大。
       谭先生从1954年起受命重编改绘清人杨守敬的《历代舆地图》,后来发展到编纂出一套全新的《中国历史地图集》(学界习惯简称为“谭图”)。这项工作前后绵延30年,调动了全国的相关力量;除了复旦,其编纂人员还分布于中国社科院、南大、中央民院、云南大学等单位。就算在文革中也只中断了3年。出成果,出人才,可以说比较好地实现了以任务带学科的目标。
       侯先生和史先生虽然没有这样大规模的项目推动,但侯先生从1950年代起就是中国地理学会的核心人物之一。他的工作除了在理论上对历史地理学不断进行阐发,主要围绕着城市(特别是北京城)、沙漠这两个专题展开。
       史先生在陕西乃至全国都享有崇高的学术威望,他涉及的面非常广泛。以黄土高原为中心,覆盖了自然地理、经济地理、军事地理、政区地理、交通地理、文化地理、聚落地理等多个方面,而尤以自然、经济、军事三个方面的成就最为突出。侯先生、史先生下面都有一些学术助手,他们基本上跟着老师亦步亦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