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天气与生活 >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21-04-02 14:08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▲柴烧大漆茶器系列

文/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施沛霖

漆艺,穿越了七千多年而来。当你目睹大漆的深邃,触摸到大漆的温润时,你会深深感受到这种传统工艺那难以言传的美感。

众所周知,中国是世界上最早认识漆、使用漆的国家。从河姆渡时期的漆木碗,到秦汉时期的大漆礼器、食器,再到唐宋元明清日渐繁荣、异彩纷呈的漆器世界,漆器从诞生之初便承载了日常生活所需。以漆为媒,以漆作器,是大漆自古存在的形式和意义。

时光流转,如今的大漆,更多的是被漆画家们以“漆画”的形式带入大众视野。大漆与绘画的结合固然富艺术之美,但案头摆放几件气韵独特的漆器,既可欣赏又能使用,更为生活增添了无限意趣。近年,国内陆续有漆艺师投身于漆器的创新与制作上,令漆艺回归到“生活化”的本来面目。在他们心目中,漆器要符合当代审美,也应满足日常使用要求,它们既是可收藏的美物,也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实用之器。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一场大漆与生活器物的美好重遇

▲纸胎漆器系列 (以上图片由洪乙栋提供)

漆器时尚化

融入现代人居环境

“道以成器,而器以载道”。器以载道是中国传统造物的意境与追求,讲究通过形态语言,传达出一定的趣味和境界,体现出审美的愉悦。

那么漆器所承载的精神是什么?在科班出身的漆艺创作者洪乙栋看来,漆器的制作数千年来都属手工艺术范畴,与中华文化中的其他手工艺一样,承载着历朝历代的文化审美及信仰,也承载着人文智慧与手工温度。大漆作为自然的馈赠,触感温润,相对其他手工艺品更接近人体的温度;更有趣的是,漆器历经时间沉淀、人们的摩挲使用,其色彩、温润程度也会随之呈现变化,这便是漆器的特点之一。

“说到漆器所承载的精神,我认为它更多代表着一种追求极致、天人合一的人文精神、无惧于时间洗礼的器物美学。”

洪乙栋希望将自己在漆画、漆立体作品等纯艺术创作过程中涌现的新灵感、新技法,运用到柴烧大漆茶器、日用纸胎漆器系列中。“纯艺术性的探索是我进行漆艺生活化的创作初衷。” 他所进行的现代纸胎漆器的研究,目前在国内还属罕见。

羊城晚报记者:您是如何通过创作,将数千年的大漆艺术融入现代生活?

洪乙栋:近年,我通过两个系列的作品:柴烧大漆茶器及日用大漆漆器,不断探索将大漆艺术融入现代生活。

在中国传统的漆器历史上是有陶胎漆器的,但柴烧大漆茶器这个系列,我定义为大漆与柴烧陶瓷的跨界结合。

大漆髤饰工艺是完全依照柴烧的落灰进行创作的,与柴烧本身的特点一样:每件器物都是独一无二的,但经过大漆髤饰后的茶器,其视觉艺术效果又能够完全跳脱出原本的柴烧效果,气质尤为独特。

对柴烧陶瓷有一定认识的玩家会了解到,柴烧陶瓷每窑的成品率都比较低,能达到50%的成品率已是不错了,我们在制作蛋壳漆及螺钿镶嵌工艺、犀皮漆髤饰技法等大漆工艺时,须从更多窑出品的柴烧陶瓷中,严格挑选其落灰及釉面能够制作以上工艺的柴烧胎体。成品的稀缺与难以复制的特点,令这一系列更多面向的是高端个人藏家。

而在日用漆器系列中,我们专注于研发纸胎大漆漆器。纸胎胎体所呈现的极简的直线条造型,与传统漆器常用的木、竹等胎体所呈现的圆弧形有着极大区别。

除了胎体器型制作与传统漆器不同以外,在色彩运用中,传统漆器艺术大多以黑、红等暗沉色调为主,为适应现代明亮的家居环境,我们所制作的无论是柴烧茶器还是日用漆器,色调都会从每年的家居流行色中汲取灵感,大多以灰调的莫兰迪色系为主,力求让数千年的大漆艺术变得更加时尚和当代化。

羊城晚报记者:漆器制作中,木胎、竹胎等胎体较为多见,以纸为胎制作漆器,其工艺特点是什么?

洪乙栋:由于造纸术在中国的应用,纸胎漆器在中国数千年漆器历史中早已存在,但过去的纸胎漆器在工艺上更多是类同于脱胎夹纻技法,且受限于造纸技术的发展,纸胎漆器一直多以小件物品呈现,并没有如木、竹、夹纻等能够制作大件漆器的胎体那样,大量流传于世并影响深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