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天气与旅游 >

昆虫与坏天气 为什么我仍要去亚马逊雨林旅行?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18-12-17 23:21

亚马逊丛林藏着厄瓜多尔最芳香的秘密。植物、动物和原住民将彼此的生命缠绕在这个绿色的无底洞中,生生世世。

昆虫与坏天气 为什么我仍要去亚马逊雨林旅行?

与我们同行的村落少女 本文图均为 Jun 图

从厄瓜多尔首都基多出发,坐上19座的比奇飞机一路往东,掠过冰川覆盖的安第斯山脉后,我们降落在Oriente盆地边缘的一个小机场。亚马逊雨林就在这儿。

12座的螺旋桨小飞机将我继续带离地面往东飞行,降落后是一个半小时的独木舟航行——一路沿着Capahuari河,通往亚马逊最偏远的角落,秘鲁与厄瓜多尔的边界。灌木沿着狭窄而充满淤泥的河流一路疯长,像青翠的悬崖。船夫说,这里的生物物种极其丰富,在Kapawi(我们下榻的旅馆)附近一平方公里的地方,人们发现了五百三十多种鸟类,密集程度令人乍舌。眼前壮观的视觉效果令我不得不相信这个数字——参天大树将阳光密密遮挡在外,树下的灌木是如此密集,它们彼此交缠,以致于你无法分辨这棵树的枝叶在何处终结,那株草的根基又是在哪里开始。我身边的美国人(后来知道他叫Frank,是个来自芝加哥的退休老师)一直伸着脖子露出惊讶表情,足足有十分钟之久,最后他笑了起来,“树这么多!”他说。

河流左岸的一个木头码头将我们带入森林中的Kapawi,一个优雅的绿色长廊连接着3英亩的潟湖,围绕着它的有几十栋独立的小别墅、中央是厨房、餐厅和酒吧。这家旅馆由生活在厄瓜多尔的意大利建筑师设计,主要用棕榈、红木等当地材料建成,热带森林的繁盛缤纷在这里被挡在了门外,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更为原始的亲密感和神秘感。

当我向我的13号房间走去时,六只红吼猴试图挡住我的路。两只起码有30斤重的猴子正占据着门外的椅子。一只多毛的黑色狼蛛跟我亦步亦趋,犹如表演着最新款时装那样不慌不忙。

昆虫与坏天气 为什么我仍要去亚马逊雨林旅行?

Kapawi度假村的客房围湖而建

我把鞋子留在了房门口,赤脚踩过光亮的木地板,在芦苇编织而成的桌子前,一盏由太阳能发电的灯泡正散发着柔和的黄色光芒。然后我踏入铺满瓷砖的浴室洗了个痛快热水澡,水是从一个黑色的聚乙烯水包里出来的,已经被太阳晒得滚烫。微风从房间的金属丝窗户滑入,我倒在铺着埃及棉床单的柔软大床上,凝望着天花板上用棕榈叶和原木搭成的横梁图案睡着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总之我是被吼猴横跨整个泻湖的叫嚷声吵醒的。有人已经在门前放好了一双长筒橡胶靴。来到码头边,导游Jorge和Yawa已经等在哪儿了。Jorge有着拉丁血统的卷曲黑发,Yawa则是个沉默寡言但友好的土著人,世代生活在Oriente盆地中。“这两个年轻人代表的或许正是Kapawi当下的主流,雨林和雨林人的未来都在他们手里。”望见这两张面孔,我突然这样想。

昆虫与坏天气 为什么我仍要去亚马逊雨林旅行?

房间最大限度地贴近自然

我们上船往丛林深处划去。有那么好几分钟,我的视野所及只有如玻璃般透明的绿色河流,以及在树叶缝隙间露出的银色天空。但接着,我发现了这丛林中的细节——蘑菇在四面八方“爆炸”,无花果树高耸入云。它的花蜜是蜘蛛猴、金刚鹦鹉和蜂鸟们的最爱。这些千奇百怪的物种令人们无视昆虫、疾病、极端潮湿天气、听不懂的语言等种种不利因素,花上几万块来这儿旅行。“丛林里会发洪水吗?”我凝视着闪烁的河水,忽然冒出这个想法。“是的,在雨季,河流会变宽,也许你能看见鸟儿在树梢上游泳,吞食种子呢。”Jorge告诉我,我以为所谓鸟上树是一个玩笑,但是Yawa补充说那是真的。好吧,我相信土著人。

赤道的太阳下得早,晚上七点前,我们已经坐在了酒吧里,喝起了智利丹霞珠红葡萄酒。酒吧的氛围令人愉悦,像一个大学社团——富有的西方客人、腼腆的土著工作人员、罕见的东方面孔……大家全都穿着旅馆提供的“丛林探险服”,仿佛没有界限差别。

“明天你想做什么?”Jorge拿着单子让我在想去的活动前打勾。是徒步雨林,还是划划独木舟呢?去钓食人鱼看起来挺吸引我的,但是好像有点危险。啊!有了!在单子底部有拜访亚马逊村落的选项,我早就想去看看Achuar印第安人的生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