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学探索 >

吴国盛:中国人在科学领域缺乏无功利的探索热情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18-12-11 10:04

[摘要]中国人学东西是为什么?“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”。读书是为了干嘛?是“有颜如玉、黄金屋”,“学而优则仕”,报效国家、光宗耀祖。中国讲科学,首先想的是学科学是个手段,不是目的本身。

吴国盛:中国人在科学领域缺乏无功利的探索热情

中国文化中出来的人对单纯的求知没有兴趣

提问:中国在科技领域落后于西方的到底是哪些方面?落后多少年?

吴国盛(清华大学科学史系教授):我讲的是中国古代没有科学传统,中国当代的成就还是很突出的。中国人就人种而言是不笨的,就其个体而言,智商是够的,中国之所以没有成为世界科技大国、强国,主要是文化问题。中国人智商没问题。如果你说科学就是智力水平的标志的话,占世界1/5人口的中国怎么没有取得1/5的诺贝尔奖金呢?所以,不是智力水平的问题。

吴国盛:中国人在科学领域缺乏无功利的探索热情

思享闲谈活动现场,左起为: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、清华大学科学史系教授吴国盛、 清华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任剑涛。

当代科学也要分两部分看,有基础科学,也有应用科学。应用科学之后是产业、企业、工业。中国人不笨,只要愿意跟在人家后面学,肯定学得会。比如IT业,只要政府不拦着,很快就起来了,但拦着就不行了。现在的关键是基础部分的原创性成果太少,这个东西是科学中根本性的东西,这个问题不能突破我认为是文化在作怪。比如我在我的《什么是科学》书里反复写的自由精神、无功利的热情探索,这个东西我们没有。从本质上讲,中国文化中出来的人对单纯的求知是没有兴趣的。

吴国盛:中国人在科学领域缺乏无功利的探索热情

2015年12月10日,屠呦呦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诺贝尔奖领奖现场。屠哟哟因青蒿素研究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。屠呦呦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。

中国人将科学视为手段而非目的本身

中国人学东西是为什么?“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”。读书是为了干嘛?是“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”,“学而优则仕”,报效国家、光宗耀祖。中国讲科学的事,首先想的是学科学是个手段,不是目的本身。做科学家做到顶,如果不当人大副委员长、政协副主席,那你还没做到顶,做到顶才行,要不然获个诺贝尔科学奖,相当于为国争光。所以中国人想的是有用、争光。

当代中国的科学,产业应用部分比基础部分好一些,单方面也有突破,比如高铁。可是,我们的科学不能只看容易看到的部分,比如产业应用部分。这些东西靠金钱和巨大的市场可以堆出来。手机、互联网的原始创新是谁弄出来的?理念是怎么搞出来的?都不是在我们在这儿发生的。我们是跟着人家,政府管得少跟得比较紧,不许跟了就慢一点。我们在基础部分整体差不少,但基础的东西很难说差多少年,这个量化概念不对。等到中国隔三差五都有人获诺奖,那差不多就跟上了。什么是隔三差五获诺贝尔奖?今年没有明年有,明年没有后年有。可我们盼了半天,获奖的是屠呦呦早年在“文革”时搞的东西,颁了以后我们还不高兴,觉得是搬弄是非,所以我觉得还差得很远。

科技竞争将把全世界带上线性发展的不归路

提问:刘华杰老师说西方科技现在有一个致命的问题,就是容易与权力和资本捆绑,以至于拉大人与人之间的差距。既然你说西方科技有致命的问题,是否在暗示他们有病我们有药?

刘华杰(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):全球一体化了,中国也没药,所以要协商。比如A搞一个核潜艇,B搞一个更高级的;A搞导弹,B搞反导;A搞雷达,B搞反雷达;A搞一隐形,B搞反隐形,等等,不断折腾。在智力竞赛中,人们想当然地喜欢获胜者。人们似乎都喜欢聪明人,不喜欢傻子,谁聪明谁是好样的。但细想来这不对头!如果周围人都比你聪明,你会活得很累;周围人都比你傻,你会活得很放松。科技竞争肯定是高智商的竞争,恶性竞争的结果是把全世界带上线性发展的不归路。以高速列车为比喻,科技是车头、推动者,某人不想玩游戏理论上可以跳车。但跳车要么残废,要么被时代抛弃,现实很残酷。情况并没有向好的方向发展,竞争越来越激烈,劳民伤财,但肥了军火商。中国处于世界当中,中国自身也没有药。各国学者和政治家可以来商量这个事情。协商的结果是什么?不知道,可能行可能没戏。放弃协商,想单方面搞定,恐怕无解。我认为唯一的办法是协商。

吴国盛:中国人在科学领域缺乏无功利的探索热情

MX和平保卫者式洲际弹道导弹,里根时代美国曾计划部署100枚,实际部署50枚后苏联就解体了。

中国的科学研究历来都是混口饭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