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城市天气新闻 >

修旧如旧、植入美学、还街于民…天童老街“复

来源:中央气象台发布时间: 2020-06-21 17:14

  中国宁波网记者 厉晓杭 通讯员 杨磊

  迎着初夏的晨曦,剪下几朵自家庭院的鲜花,于延华一路哼着小曲,来到了天童老街街口的“创咖啡。”

  这是她全新的工作空间。短短两个月,咖啡馆来了大学教授、乡镇干部、白领、大学生、村民和外国友人。

  时光倒回去三年,老街底色并不鲜亮,很少有生人,甚至连村里的年轻人都快走光了。

  “这是天童的‘二次辉煌’!”作为天童片区的原住民,于延华如此感慨,五一当天,人流涌进。她首次上岗,忙得热火朝天。老街真的“活”起来了。

修旧如旧、植入美学、还街于民…天童老街“复

  一条保存良好,又充满烟火气的老街,是一座城市的文化记忆。自宋代起,天童老街就是远近闻名的街市,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是“东乡十八街”之一。

  “复活”老街,是鄞州东吴镇打造美丽城镇的重要一环。得益于这一东风,天童老街在时代的风口中蜕变重生,千年老街的影响力正在重塑。

  “天童老街由政府主导,社会力量参与,村民自发参与改造的模式,不仅提升了‘形’,更重塑了‘魂’,让村民可持续享受发展红利,探寻乡村发展新的可能性。这种模式,值得全国推广。”北京大学建筑与景观设计学院副教授李迪华如此评价。

  正如他所言,老街前世可寻,今生还在书写。千年老街,芳华正茂。

  修旧如旧

  再现老街昔日风貌

  从前车马慢。

  天童老街像一条玉带,一头系着天童寺,一头连着小白岭。庙会、社戏、老店铺、集市,这样的热闹,天童老街都曾拥有过。然而,撤乡并镇以后,天童片区一度沉寂。由于缺乏系统保护,老街破坏较为严重,老建筑成了危房,脏乱随处可见,染上了时间的霜色。千年老街,难觅芳华。

  去年初,东吴镇全面启动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,并将天童老街街景改造列入重点工程之一,还原老街昔日风貌。

修旧如旧、植入美学、还街于民…天童老街“复

  老街“变脸”,国内不缺成功的商业模式。如何改,才能避免千街一面?“好几家企业都有意向,投入重金对老街进行整体开发运营,但要求有优惠政策。我们拒绝了。”东吴镇党委书记汪辉坦言,镇里上下意见一致,老街改造要保留原来的肌理,还街于民、让利于民,让村民有更好的居住环境和获得感。

  设计方案一出:修旧如旧,尊重历史。村里炸开了锅。

  “农村造房子肯定用瓷砖,谁还要用旧瓦片?”“家里的门楼要敲掉改造,这晦气事谁要做?”“现在哪个村没有水泥路,为什么还要重新铺上石板路?”……工程队进驻老街,村民们并不买账。

  毕业于北京大学的东吴镇新村办常务副主任戴芹芹,是这次改造的总“规划师”。她和村干部一起,挨家挨户夜访动员。有一次,她被村里的阿婆拉着不放。“你好看还是我好看?你年纪轻,当然是你好看。所以刷墙,必须要给我们刷得新一点!”

修旧如旧、植入美学、还街于民…天童老街“复

  “很多老人家不理解设计方案,我们只能一点点向村民渗透设计理念,或从年轻一辈寻找突破口。”戴芹芹说,最难“啃”的一户人家,跑了30多趟。

  “政府出钱把老街修漂亮点,这事儿我们得支持啊!”72岁的村民陈月娥,在儿女的劝说下,带头松了口。本无太多特色的围墙,重新改造后,变成了古色古香的瓦爿墙。“看久了,还挺耐看!”陈月娥家第一批接受改造后,不少村民也被打动了。

  古旧的青砖黑瓦、木质门窗,精巧的雨檐、垛头构件……老街改造的元素,无一不诉说着古朴的历史。村民们还将废水缸、旧轮胎、破竹筒、剩砖块等物料制作成“黄牛耕地”等景观雕塑,真实还原了当年的农耕场景。

修旧如旧、植入美学、还街于民…天童老街“复

  镇里还组织专人,通过走街串巷和拜访村民等形式,搜集老物件、老古董,以及传说和典故,留存老街记忆。充满乡愁的老物件,被做成了一面长达5米的记忆墙,以更好的形式,被保留了下来。

  植入美学

  延展老街的生命力

  振兴老街,有烟火气,更要有生命力,如何增强乡村与城市的链接?